⿊⻦规则怪谈 (转)

原作者:黑镜规则怪谈,转载自知乎专栏

【不要出声!有⼈进了宿舍!】

这个匿名的⼈⼜接着在班级群⾥发了⼀⼤段⽂字。

查寝开始了。

1、(含规则)

【不要给查寝的⼈开⻔,不要发出任何声⾳。】

查寝的⼈会⽤各种⽅式让你开⻔,但是注意,⼀定不要开⻔。

【⻔很坚固】

在没有打开过之前,⻔很坚固。

【不要打开窗户,不要靠近窗户,拉上窗帘,不要开灯!】

⽆论发⽣什么事情,不要开灯不要开窗不要拉开窗帘。

不要往外看!

【宿舍楼⾥没有⿊⻦!】

【不要追逐⿊⻦】

【在⽔房和厕所的同学,如果看到查寝的⼈或听到查寝⼈的声⾳,请迅速找就

近的厕所隔间进去,不要与他们进⾏任何交流】

【在厕所隔间不要抬头向上看!】

【在厕所隔间不要抬头向上看!】

【在厕所隔间不要抬头向上看!】

【如果不慎与查寝⼈员发⽣交涉,任何形式的接触,第⼀时间通知宿管】

宿管如果没有回应,就打破她/他的玻璃。

⽆论发⽣什么事,宿管都会帮助你。

⼀定要找宿管!

【违反了以上任何⼀条,⼤声喊宿管】

【查寝期间如果有同学未归,不要去寻找,保证⼈身安全】

【不要跟任何宿管之外的⼈离开宿舍区域】

【查寝的结束时间是凌晨 2:00】

2、

「这⼈神经病吧。」

室友们拿着⼿机讨论。

但我明明记得建群之初就关闭了匿名功能。

这个⼈是谁?

还没等我问,群⾥已经有⼈发了⼀堆问号。

「⼤晚上的,学校怎么可能查寝。」

「是啊,电闪雷鸣的,谁来啊?」

「看的我都不敢刷⽛了。」⼩李站在⻔⼝端着⽛膏杯笑。

「快去快回。」

3、

那个匿名头像刚刚发送完毕内容,学院通知群⾥就发布了⼀条消息,并@了全体成员。

【熄灯之后,突击查寝】

同学们要收拾好⾃⼰的内务,迎接校领导的检查。

内务不合格的同学扣学分、取消评优评先资格。

【打扫要求】

拉开窗帘打扫窗台,不要留下灰尘。

阳台仔细打扫不要堆放杂物。

不要在阳台放花盆,避免⾼空坠落。

阳台的护栏和外包玻璃没有灰尘。

垃圾桶需清理⼲净。

不要在室内悬挂任何东⻄,包括床帘。

⼀经发现违禁电器、饲养宠物,扣学分警告处分。

为保证通⻛,⼀定要开窗透⽓。

【晚上⼗⼆点查寝结束,本次时间略⻓,请同学们⻅谅。】

上级领导第⼀次莅临我校进⾏指导,请同学们给领导留下好的印象。领导会给每个宿舍打分,分⾼者加学分。

优秀宿舍查寝⼈员会在⻔上贴上绿⾊贴纸,不配合不合格宿舍会在⻔上贴红⾊贴纸,有⼈记录在案。

【同学们要积极与查寝⼈员进⾏交流,询问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⽅。】

【宿管今天晚上开会,请到三楼⼤会议室集合】@宿管1栋@宿管2栋@宿管3栋@宿管4栋……

4、

「我靠这个点了还查…….」

似乎想起什么似的,宿舍⼤家都闭上了嘴。

为什么?

群⾥没⼈说话,也没有⼈像以往怨声载道。

「你们班级群⾥有没有这个?[截图]」

我发消息问隔壁宿舍的同学。

「我们也发了,这是什么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5、

校园综合服务中⼼通知

【⼿机营业厅通知】

受暴⾬影响,⼿机信号不通畅,正在抓紧抢修线路。

【⻔岗通知】

受暴⾬影响,⻔⼝⼤量积⽔,伴随修路未填埋的坑道很危险。

请⼤家不要外出。

【校医务室通知】

夏天到了注意降温防暑,但不要贪凉。

最近出现了多起学⽣贪凉昏迷的案例,请⼤家⼀定要注意。

【⻝堂通知】

⻝堂新增⻧煮。

夏⽇⽤餐时间变动,早餐改为早 6:00—9:30。

6、

「⼩李还在外⾯刷⽛!」

我从床上蹦起来,赶紧去外⾯找他。

「你不会真的怕了吧?」

杨若嘲笑我胆⼩。

「我觉得怪怪的,还是喊回来保险。」

「不着急,熄灯还有⼀会⼉,先收拾收拾?」

袁寿从床上下来,摸了个抹布打算去擦擦窗台。

「还有 10 分钟。」徐昌拍拍我的肩膀,「我去倒垃圾,顺便跟李晓涛说。」

「我觉得咱到时候就这样得了,⼤晚上的天王⽼⼦来查寝咱也别开,都睡了查什么查。」冯庆把烟掐灭从阳台回来,「今天下这么⼤⾬,啥领导这么有病,打扫好地板也得给踩了。」

7、

班级群⾥⼀个同学问那个匿名的⼈。

「如果宿管喊了不管⽤怎么办?」

但是那⼈没有回复。

「还真当真了?」

「欸,他即使是说着玩的我也得纠正他的逻辑 BUG 嘛。」

「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的?」

「邪⻔,其他班级群⾥也发这个了。」

「我靠有⻤!怕怕!」

「其实还是查寝的神经病吧。」

「⽆论那个⼈发不发今天都不开⻔,睡觉了睡觉了。」

8、

眼看快熄灯了,⼩李还没回来。

「你喊的⼈呢?」

「拉屎。」徐昌向我摊了摊⼿。

「打扫差不多了吧,」袁寿喊我,「别想了,害怕把窗户关了⼀会⼉。」

「这么热!咱屋没空调!」

冯庆刷拉把窗帘拉开了。

「不不不,你以为要信那东⻄吗,就⼀会⼉,查寝的⾛了再开,发现有亮进来咋办。」

「咱 3 楼呢,他不能翻窗户吧!」

正说着,熄灯了。

9、

熄灯了。

应该去把李晓涛拉回来。

但是没⼈想出去,也没⼈在意。

如果我出去,等待我的室友要不要锁⻔。

他们没有义务拿⾃⼰冒险。

还在犹豫,只听宿舍楼⼤⻔哐当⼀声开了。

好快。

因为年久失修,每次开⻔关⻔动静都很⼤,尤其是在晚上…..

不对。

今天晚上,怎么这么安静?

⼀般来说,听⻅宿舍关⻔开⻔的吱呀哐当声都是在半夜夜深⼈静的时候。

现在,整个校园,都没了声⾳。

隔壁宿舍在关⻔落锁。

⽔房的声⾳渐渐变⼩,有⼈在楼道⾥跑。

紧接着,⾛廊⾥的声控灯也熄了,⽽且再也没亮过。

很安静。

就像是刚刚洗漱的同学不曾存在过⼀样。

正在发愣,杨若过来就把⻔插上了。

「欸…..」

「李晓涛回来会敲⻔,再给他开不就完了。」

他⽐了⼀个「嘘」的⼿势,「来了。」

脚步声从楼梯间传来,似乎有⼥的,像是⾼跟鞋在响。

咔哒咔哒的声⾳,男⼈说话的声⾳,⼿电筒的亮光。

「咚咚咚。」

⾛廊⼀头有敲⻔声。

「咚!咚!咚!」

那感觉,好像⽤⼿掌在拍⻔。

「咚!咚!咚!」

全程⼀直没⼈说话,但敲⻔声⼀声⽐⼀声⼤,好想要破⻔⽽⼊⼀般。

「⺾….」

「怎么了?」我们都回过头看徐昌。

「我给李晓涛发消息,发不出去,没⽹,⼿机没信号了。」

「啊?」

⼤家不约⽽同都掏出⼿机,发现都没了信号。

屋⾥闷热,我却觉得后背有点阵阵发凉。

正当在那⼀声声敲⻔声中犹豫,突然不知道那个宿舍,有⼈忍⽆可忍的开骂了。

「他妈的,SB!都睡觉了敲什么!」

声⾳很⼤,吓得我们⼀哆嗦。

整个楼道都听的⻅。

那如同撞⻔⼀般的声⾳停下了。

紧接着,脚步声,敲⻔声,换了个地⽅继续敲。

感觉好像是就在那个骂⼈的宿舍⽅位。

「这伙⼈是变态吧……」

「⺾……」

我们压低声⾳嘟囔,都看着⼿机,希望李晓涛能赶紧发来什么证明他知道外⾯的这个情况。

没有。

什么也没有。

楼道⾥有⼈开⻔了。

因为他开⻔⾥⾯的叫骂声响亮了很多。

正想仔细听听说些什么,突然,⼜没了声⾳。

安静,很安静。

周围安静了⼏秒,⾛廊⾥脚步声移动,往我们宿舍⽅向来了。

「嘘。」

⼤家在闷热的屋⾥淌着汗,不约⽽同地屏住呼吸。

已经在敲隔壁的⻔了。

这个时候,我们才想起来仔细看看⼿机班级群⾥发布的通知。

有些地⽅很诡异,不对劲。

…….

10、

我们尝试打电话,微信,QQ,都没有⽤。

李晓涛联系不上。

发不出去消息。

五个⼤⼩伙⼦挤在⼀间关⻔关窗的宿舍⾥,热的窒息。

汗流浃背。

但是此时没⼈提出开窗户透⽓的事。

⼈的下意识⾥会感觉到危险,⼀点都不假。

没有⼈说话,也没有回到铺位上,⼤家站在⻔⼝僵着身⼦,听着每⼀声「咚咚咚」。

由远及近。

汗珠从我后背上滚落。

正当我脑⼦⾥胡思乱想的时候,旁边的杨若猛地攥住了我的⼿腕。

我们顺着他惊恐的⽬光看向阳台⽅向。

⼀团影⼦,像⼈⼜不像⼈,贴在玻璃窗外⾯。

什么东⻄,这是什么东⻄,这是三楼!

「哒哒哒。」

那东⻄,好像在敲窗户。

「哒哒哒。」

「哒哒哒……」

不快不慢,很有规则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在那⼀瞬间⿊⻦这个词闪进我的脑海⾥。

像是⻦喙在啄窗户。

但是那团影⼦有⼈这么⼤。

【宿舍楼⾥没有⿊⻦!】

那个⼈发的消息被我想起。

为什么,⿊⻦。

「嘭嘭嘭!嘭嘭嘭!」

「开⻔啊!」

是李晓涛的声⾳!

⽽这个声⾳把我们的情绪从恐慌转为惊惧。

袁寿抬起⼿来,被冯庆按住了。

⼀切都写在⼤家的眼⾥。

外⾯的⼈,是谁?

「救救我!开⻔!开⻔!他们来了!他们过来了!」

李晓涛的声⾳带着哭腔。

我想开⻔,我不能眼睁睁看着⻔外的同学失去万分之⼀的⽣存机会。

为什么是救救我?

「救我!不要!不……」

「来了!啊啊啊啊,啊啊啊——」

屋⾥五个⼈犹豫的功夫,外⾯在李晓涛的惨叫之后安静了。

只有突⺎的「哒哒哒」声还在响着。

冯庆冲向阳台,被我们⼀把抱住。

他喘着粗⽓,压着声⾳೾扎。

他受不了了。

如果李晓涛真的因为我们遭遇了⼀些什么,我们就都是凶⼿。

但即使如此,我们也不敢开⻔。

我们能够做的,只是拦住冲向阳台的冯庆,⼏个⼈满身冷汗挤在⼀起。

「嘭嘭嘭!嘭嘭嘭!」

「嘭嘭嘭!嘭嘭嘭!」

「查寝!」

11、

紧绷的神经已经经不起反复折腾。

我们⼏个⼩伙⼦⼏乎相互抱着瘫坐在地上。

只要我们不出声,会放过我们吧。

熬到 12 点,就可以吧。

不对。

【查寝的结束时间是凌晨 2:00】

⻔外,敲⻔的声⾳停下了。

接着,隔壁宿舍,隔壁的隔壁…..

可能是神经过于紧张,在脑⼦⾥觉得暂时没事之后。

我睡着了。

12、

等再次醒来,是凌晨 1 点。

热醒的。

屋⾥依然闷热,冯庆低头发呆,袁寿在不停的划⼿机,徐昌和杨若也睡着了。

我看着他们,谁都没出声。

从昨天熄灯开始,⼤家似乎都丧失了说话的能⼒。

我打开⼿机,发现各个群⾥都炸了锅。

尤其是…..

宿舍群。

⾥⾯ 99+,是我们未发出去和李晓涛未发出去的消息。

「我在厕所。」

「我⼀会⼉就回去。」

「卧槽没灯了。怎么回事,停电了。」

「不会真的有事⼉吧,我听⻅有⼈来了。⽼天爷是不是还有⼥的啊。」

「会不会查夜不归宿啊,我可是在厕所拉屎。」

「欸,淦,⼿机没信号了。」

………

接下来是⼀段段语⾳。

「什么东⻄!什么东⻄啊!我靠啊啊你们谁能收到消息!」

「谁回我消息!」

「怎么找宿管啊帮我叫宿管!」

「卧槽啊啊啊啊东⻄——头顶,不来,别出,也,不出了!」

「啊啊啊啊,卧槽我也不敢,东⻄进了,⽔房!」

「怎宿!」

再往后是⼀堆乱七⼋糟符号和数字。

中间,有⼀张图⽚。

图⽚很昏暗,是从上往下拍的,⾥⾯有⼀团影⼦,⼤概是眼睛的地⽅闪着红光。

那两点红光死死的盯着镜头⽅向。

⼀点三⼗分。

李晓涛发来消息,「校领导要请我们吃饭,今天晚上不回啦。」

「你⼲什么呢!」冯庆打字。

「我没事啊?」李晓涛回复。

13、

没⼈动。

我们⼀直等到了第⼆天早晨天光⼤亮。

⽩天总能给⼈⾯对恐惧的⼒量。

我站起来,⼩⼼翼翼地掀开窗帘,打开了窗户。

夏⽇晨间凉爽的空⽓⼀下⼦涌了进来。

「没东⻄。」

⼤家都松了⼀⼝⽓。

「昨天晚上,跟噩梦⼀样。」徐昌瘫回床上,嗓⼦都哑了。

杨若默默的倒⽔,分给我们。

「开⻔吗?」

冯庆已经猛地把⻔拽开了。

⾛廊⾥⼈来⼈往,昨天发⽣的⼀切似乎真的像是梦⼀样。

李晓涛还是没有回来,外⾯的⻔没有任何痕迹。

我们不约⽽同的去了⽔房。

⽔房,厕所,都没⼈。

14、

⽔房⾥还有别的宿舍的⼈,我们相互对视了⼀眼,发现他们的神情似乎跟我们⼀样。

焦虑、紧张、寻找什么东⻄、不安愧怍。

和⼀宿没睡的⿊眼圈。

「你们…..」

「你们也…..」

⼤家都没再说话。

厕所附近也站着好⼏波⼈,都不是来上厕所的。

「听说,昨天,307 宿舍的⼈…….」

「307 没⼈了已经。」

「昨天怎么了…….」

「不知道…….我也去看了,没⼈。」

15、

我们不知道是怎么⾛回宿舍的。

但是在宿舍⻔⼝,袁寿愣住了。

只⻅屋⾥,李晓涛正坐在凳⼦上吃早餐。

「你们⼲什么去啦?」

他吃的是⻝堂新上的⻧煮。

「我给你们带了早餐,」他晃了晃⼿⾥的东⻄,「怎么不来吃啊。」

我张了张嘴还没出声,徐昌已经替我问了出来。

「你⼲什么去了?!」

「啊啊,昨天我在帮查寝的忙,他让我把楼道⾥违规摆放的鞋架搬⾛。」

「然后呢,去哪⾥了!?」

「啊?」李晓涛似乎被冯庆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到了,「你吃枪药了冯庆?!」

「我们昨天晚上到处找你!」

「我跟你们发信息,信号不好嘛。」

袁寿还想拿出⼿机,跟他对峙消息。

我按住了他的⼿,并向身后的⼏个⼈摇了摇头。

冯庆没再说话,越过我们去了阳台抽烟。

我们纷纷坐回去,桌上的⻧煮谁都没碰。

「卧槽!」

是冯庆。

我们闻声去了阳台。

只⻅阳台上,有⼀地⻦的⿊⾊⽻⽑。

16、

「怎么啦?」李晓涛⼀边吃⻧煮,⼀边看向我们。

⻧煮带着的汤汁顺着他嘴⻆溢出来些许。

他笑得很诡异。

平时他就很爱笑,但是现在说不上来的奇怪。

说实话我的内⼼有⼀些愧疚感。

如果我当时,及时去把他拉回来,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。

「你吃的什么?」

杨若突然发问。

「⻧煮啊,新上的。」

我们这才仔细看向碗⾥,暗红⾊的汤汁⾥⾯泡着发⽩的⾁。

「这个⻧煮是不是不新鲜了,别吃了。」

徐昌抓住他的⼿。

不舒服,看着就莫名其妙的不舒服。

想吐。

9 点 45 有课,我们收拾书本准备去教室。

不是为了上课,是想去⼤教室,想看看别⼈的状态。

⼈多起来的情况下,或许会好受。

李晓涛说他不去了,昨天晚上很累,想睡⼀会。

出⻔的时候,路过宿管的⻔⼝。

他的屋⼦拉着窗帘,似乎没有起床。

17、

上午跟同学们交流,并没有其他有⽤的信息。

消失,出现,没敢看,不知道。

⼀般都是这四个词。

有的⼈回来了,有的⼈没回来。

同学们之间充满了⾯对未知的恐惧。

出了教学楼,⽩亮亮的⽇光照着⼈刺眼。

回到宿舍,李晓涛⼜不⻅了,桌⼦上放着⼏⼤盒吃⼲净的⻧煮。

我们打算收拾那些盒⼦扔掉的时候,却发现汤⾥泡着⼀张写了字的纸条。

——李晓涛

【有⼈会伪装宿管!!!!!!!!!】

红⾊和⽻⽑来分辨!

【有⼈跟以前不⼀样了   有⼀批早……

寥寥⼏个字,李晓涛写的很匆忙。

「我们⾛吧,回家。」

看完纸条,冯庆的声⾳这次⽆⽐平静。

「回家。」

其他⼏个⼈顾不得别的,抓起证件充电线和⼿机,就往校外跑。

等到了校⻔⼝,却发现很多⼈早已经在这⾥了。

都想出去吗?

校⻔⼝的侧墙上贴着⼀张告示。

【通知】

【暴⾬导致修路路⾯塌⽅,学校⽆法进出】

未经校领导批准不得离校。

【不要翻墙】

墙很⾼。

墙隔绝外⾯。

不要通过墙去外⾯。

⾛校⻔,很安全。

【夜间暴⾬要持续 3 天】

夜间暴⾬仍要持续三天,同学们稍安勿躁,做好防潮防滑。

有什么问题可以找辅导员沟通。

辅导员会给你解释疑惑。

【最近上级领导视察,⼤家保持好精神⻛貌】

18、

中午的太阳蒸烤着暴⾬留下的积⽔,⼜闷⼜热。

周围同学们的骂声和抱怨声渐渐和我发空的⼤脑分隔开,产⽣眩晕感。

好⼏个⻔卫守着⼤⻔。

没⼈解释,只是沉默。

⼤批⼤批的学⽣站在原地,没⼈说要离开。

「今天要么翻墙,要么从积⽔深沟游出去。」

站了许久,有⼀部分同学决定这样⼲。

这是⼀场趁着天亮的逃离。

冯庆是其中⼀员。

他问我们⼲不⼲。

「⾛出这道⻔,外⾯不⼀定有什么,」徐昌看着冯庆的眼睛,想劝他,「其实,要不……去找宿管?」

「我不想等了,夜⻓梦多。」

「我宁可死在外⾯,⼜不想在这⽆端的恐怖下呆着了。」

冯庆和很多同学⼀起冲向⼤⻔。

⼏个⻔卫根本拦不住。

很多辅导员闻讯赶来,但为时已晚。

只听「轰隆」⼀声。

⼤⻔被冲破了。

辅导员在后⾯⼤声劝解。

宿舍剩下的 4 个⼈被೿在中间,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

【⾛校⻔,很安全】

我想起来通知上⾯的话。

这时已经有⼈喊着⼝号,热⽕朝天地推倒了校⻔⼝铁⽪挡板。

【不要通过墙去外⾯】

铁⽪挡板⼀个连⼀个的被他们推进了深沟⾥。

【墙隔绝外⾯】

他们开始跨越鸿沟。

他们跳了进去。

⼀分钟,两分钟……

⼗分钟,⼆⼗分钟……

【不得擅⾃离校】

鸿沟的对岸,没⼈⼈上来过。

声⾳也没有了。

安全是相对的。

相对于墙。

我们⼏乎都屏住呼吸等待着。

三⼗分钟左右的时候,沟对岸出现了第⼀个⼈。

紧接着,爬上来了第⼆个,第三个,第四个……

是安全的!

有个⼈背影像是冯庆,他⼿脚并⽤的爬了上去。

「冯庆!」

我们喊他。

「冯庆——!」

他没有回头,晃晃悠悠的往前⾛。

烈⽇当头,像是中暑。

「他……他怎么……」

杨若说到⼀半,⽌住了。

我们四个⼈都没有说话。

只是看着冯庆和那群⼈逐渐离开我们的视线。

19、

回的宿舍楼,宿管的屋前也围了不少⼈。

宿管的玻璃碎了⼀地,围着玻璃窗的帘⼦也被扔在了地上,房⻔上带着个脚印,很显然不知道被谁⼀脚踹开的。

可⾥⾯空⽆⼀⼈。

有⼈甚⾄翻动了他的私⼈物品。

但毫⽆收获。

墙上挂着⼀份【宿管守则】。

地上扔着另⼀份晒掉了颜⾊的【宿管守则】。

我正想拿起来仔细看,突然⻔⼝⼀阵骚乱。

「宿管回来了!」

「宿管!」

「喂!你⼲什么……」

⻔⼝的宿管看⻅这乱七⼋糟的⼀幕似乎并没有太惊讶,他只是径直⾛过来让我出去。

袁寿拉着不想动地⽅的我出来。

宿管始终没说话,只是把⻔关上了。

通过窗框,我们看到他⾃⼰捡起了窗帘打算挂起来。

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20、

等我们收拾完,已经是下午六点。

我们把宿舍的橱⼦和桌⼦把⻔封住了。

把李晓涛和冯庆的上下铺床挪到了阳台,挤占了所有空间。

屋⾥的两张上下铺拼到了⼀起。

似乎这样能给我们⼀丝安全感。

夏⽇不像冬天,太阳落⼭这么早。

「吃东⻄吗?」

杨若问。

我们摇摇头。

只是经这⼀问,也有些饿了。

「去⻝堂转转吧,」徐昌拍拍我的后背,「吃点东⻄。」

做个饱死⻤。

我们四个⼈看了看堵死的⻔⽆奈的笑了笑,推开⼀条缝,⼀起去了⻝堂。

⻝堂⾥⼈稀稀拉拉,⼤家似乎都没什么⼼情吃饭。

不知道厨师们是否听说了骚动。

我去⼀家相熟的⽼板那⾥,想要⼏个包⼦。

他看着我⼏秒,向我笑了笑。

「校园卡。」

「嗯?」

「刷校园卡。」

「奥奥奥。」

我低头摸索校园卡。

「⼏个?」

「⼀笼。」

⽼板在左边的⼀摞笼屉⾥抽出了⼀笼。

在接过⽼板⼿⾥的东⻄那⼀瞬间,我眼⻆的余光突然看⻅了⼀个帮厨。

他低着头在那⾥切东⻄。

我觉得他很眼熟,但是想不起来是谁。

但是此时此刻,有种感觉迫切地驱动我想问他的名字。

「⽼板,你们新来的帮忙的…….」

「勤⼯俭学的。」

他不再接着说下去。

「啊…….哦哦哦……」

转身的功夫,⼜有⼈来买包⼦。

那个⼈我也眼熟,住四楼,我们公共课⼀起上。

那个⼈⼀句话没说,从⼝袋⾥掏出了⼀张红⾊的校园卡。

红⾊的……校园卡?

我问他你的卡怎么回事,他却并不理会我。

⽼板直接从右边的笼屉⾥拿出了⼀包东⻄,递给了他。

那是……..

什么…….

「那是什么啊⽼板,你们店新上的吗?」

另外⼀个同学过来,⽐我先开⼝。

他⼿⾥拿着的是跟我⼀样的校园卡。

「你可以去新开的⻧煮店问问。」

「什么?」

「是他们的新品。」

那家新开的⻧煮店,可堂⻝。

还贴着买三送⼀的红纸。

「⻧煮,尝尝⻧煮?」

⼀个热情的⼤妈探出脑袋向我们吆喝。

21、

他们店⾥⾮常⼲净,连个脚印都没有。

不锈钢的桌椅板凳都能在地板上倒出影来。

有好多⼈排队,⽆⼀例外都刷的红卡。

⽩⽣⽣的⾁与暗红⾊的⻧煮汤。

是那天李晓涛买给我们的。

柜台上贴着【菜单】

【⻦蛋】

普通的鹌鹑蛋的指定购买地点。

明⽬、放松、助眠。

宿管出示⼯作证件领取。

【⾁⻧煮】【内脏⻧煮】

提神醒脑、注意⼒集中、乐观向上、积极进取。

换成鸡⾁类刷红卡领取。

【⼯作⼈员吃饭打折】

在打折之前,请出示⼯作⼈员证件。

可领取⼯作⼈员套餐。

【视察领导餐厅】

视察领导有专⻔餐厅,⾛过⻓廊右拐。

如果不慎误⼊专⽤餐厅,不要说话,⼀起进餐即可。

「你买好了吗!」

身后杨若喊我。

我这才发现⾃⼰正排在⼈群的后⾯,⽽前⾯的⼈⽆⼀例外的扭头。

盯着我。

22、

回到宿舍,天⾊暗了下来。

宿管的屋⼦亮起了灯。

仍然紧紧拉着窗帘。

所有⼈都不知道玻璃是怎么修好的。

距离熄灯⼗点半还有三个⼩时。

各个校园群⾥没有发任何通知,但是所有⼈已经在屋⾥闭⻔不出。

校园⾥已经提前陷⼊了沉寂。

我们不知道未来要发⽣什么。

宿舍⾥就剩四个⼈了。

⼤家连灯都没开,只有⼿机屏幕的亮光打在每个⼈脸上。

【有⼈跟以前不⼀样了   有⼀批早……

我想来了李晓涛的纸条。

有⼀批早……

早什么了?

不⼀样,是指什么?

我们四个现在挨得很近。

还没有细想,⼀声炸雷把我们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紧接着,瓢泼⼤⾬从天⽽降。

天完全⿊了。

23、

「开灯。」

徐昌翻身下床,「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什么时候熄灯。」

灯⼀下⼦亮了,眼睛不是很适应。

但是为什么,不⾄于让我眼花吧。

眼⻆的余光瞥⻅阳台上的那张上下铺。

都躺着⼈。

两个⼈,侧躺,正对着我们。

我吓得喊了⼀声卧槽。

他们三个顺着我⼿指的⽅向看阳台。

什么也没有。

「这种⽇⼦……..什么时候是个头啊……..」

袁寿都带着哭腔了。

我们颓然地坐回床上,呆呆地望着窗外发愣。

⼀道闪电划过。

那⼀瞬间,伴着后来的雷声,天空中似乎⻜过⼀⽚⻦群。

24、

距离熄灯前还有半个⼩时。

匿名的内容来了。

这⼀次⼤家看到内容,都如同抓到了最后⼀根救命稻草。

除了跟昨天重复的内容之外,似乎更为详尽。

【任何⼈敲⻔都不要开】

任何⼈。

⽆论外⾯发⽣什么,不要开⻔,请先保全⾃⼰。

【不要理会阳台的任何东⻄】

重申:

阳台与外⾯隔绝,有玻璃和防盗⽹,不应该有任何东⻄。

如果出现了任何东⻄,都是杂物或者外⾯树的影⼦。

【⿊⻦】

重申:

⿊⻦是⼀种⻦,有翅膀,有⽖⼦,有不是很尖锐的⻦喙。

最近雷⾬天⽓导致他们迁徙异常,不要打扰他们的活动。

重申宿舍楼⾥不应该出现⿊⻦。

⿊⻦永远都在外⾯。

【宿管的玻璃】

如果你身边有⽩天⽆故破坏宿管玻璃的同学。

或者⽀持破坏宿管玻璃的同学。

趁未熄灯去宿管屋⾥要【⻦蛋】。

不要扭送他们。

感觉情况不对在熄灯之前去其他宿舍,或者厕所隔间。

【厕所隔间须知】

不要抬头向上看,不要拍摄。

不要⽤⼿机或者任何可拍摄的设备拍摄⻔缝下,天花板。

不要打开任何照明设备。

尤其是不要⽤照明设备照射厕所的下⽔⼝。

不要与⾃称是来⾃其他隔间的⼈交流。

不要打开隔间的⻔。

如果冲⽔发⽣堵塞,不要向下看。

【⾛廊】

⽆论是否熄灯,⾛廊不应该再出现悬挂的⾐服。

在⾛廊看⻅⽩⾐服,请⽴刻回寝室。

在⾛廊看⻅红⾐服,请⽴刻找宿管。

在这期间不要回头。

发⽣以下四种情况:

离开的同学在⾛廊尽头跟你打招呼。

⾛廊出现彩虹⾊⾬伞。

不⼩⼼移动、触碰彩虹⾊⾬伞。

⿊⻦出现在伞下。

请就近进⼊有绿⾊贴纸的宿舍,呆在那⾥,但不要吃喝任何他们给的东⻄,不要跟他们交流。他们提供的【⻦蛋】不能接受。

25、

我们宿舍⾥⾄少没有去找【宿管的玻璃】的麻烦。

还好。

⾄少不⽤…….

还没松下⼀⼝⽓,已经有⼈在楼道⾥奔跑了。

骚乱,脚步声。

由于橱⼦挡着⻔,我们并没有因为好奇去看发⽣的事情。

这个时候不应该好奇。

其实仔细想想也应该明⽩。

有的宿舍,出现了跟【宿管的玻璃】的相关⼈员。

距离熄灯已经不到半个⼩时了。

这个时候去找宿管,⽆疑于⼀场冒险。

况且听声⾳,受到波及的⼈并不少。

⾄少听起来是这样。

「怎么办…….」

「⽩的,⽩的!」

「是,是⽩的…..」

「可是我们屋⾥不⾏啊!」

「去找宿管,找宿管!」

在⼀阵慌乱的脚步声中,只听到这些只⾔⽚语。

「那是不是⿊⻦?!」

「别看了!!!」

⿊⻦?

⿊⻦出现了?!

不能出去。

不能出去。

我们抵着橱⼦,听着动静。

距离熄灯还有 20 分钟的时候,⾛廊⾥已经没有骚乱了。

仔细听⼀下还是有脚步声。

但是脚步声沉稳⾃然,应该是上厕所或者洗漱回来的同学。

距离熄灯还有 5 分钟。

⼜是奔跑的脚步声。

刚刚去找宿管的⼈回来了。

回来了……

⼀部分。

听得出来,没有那么多⼈的脚步声那么响。

声⾳逐渐趋向于寂静。

留下⾛廊⾥还有其他⾃然的脚步声。

都这个点了。

还不回去吗?

「啪。」

灯灭了。

我⼼⾥⼀缩。

还没有紧张起来,就听⻅⼀声⼤喊:「卧槽!XXX」

是谁的名字我没听清,但是紧接着,⽿边有着似远似近的嘀咕声。

「跳楼了…….」

「跳楼了跳楼了……..」

「跳楼了跳楼了。」

「有⼈跳楼了。」

「跳楼了……」

我们都不约⽽同地想着阳台处望去。

窗帘紧闭,阳台只有…..

只有杂物的影⼦。

杂物的影⼦。

杂物。

我攥紧了拳头。

杂物。

⾛廊脚步声已经响起。

来了。

26、

「嘭嘭嘭!」

「嘭嘭嘭!」

我们宿舍的⻔被拍响了。

「查寝!」

声⾳在寂静的夜晚⾥震颤⽿⿎。

我们⼀动不动的听着。

在⼏次拍⻔⽆果之后,外⾯静了下来。

虽然⻔关着,还挡着橱⼦,但今天不⼀样的事发⽣了。

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橱⼦底下的缝隙⾥缓缓的飘进来⼀张查寝单。

四四⽅⽅,红⾊的墨迹买没有⼲透。

【查寝不合格警告】

如不开⻔,视为⽆⼈居住。

屋内⽆⼈,回收空房间。

限期⼀⽇整改。

⻔是安全的。

为什么还能伸进来东⻄!

我们没⼈敢捡起那张纸条,就只是盯着它,⽣怕出现其他变化。

「冯庆。」

⻔外的⼈突然有⼈说话了。

「我是冯庆。」

他不是冯庆,冯庆不会回来了。

「我现在负责查寝。」

「出来吧,没有退路。不然,就会……和李晓涛⼀样……..」

李晓涛怎么了?!

我差点喊出来。

「不要等了,永远不会结束。」

「没⼈告诉我们,暴⾬结束,就⼀定能离开。」

⻔外的「冯庆」声⾳在我们听来越来越阴森。

「你们不知道外⾯有什么。」

「我看⻅了…….呃,咳咳咳,呃,啊啊啊啊,别开⻔!!!!」

「别开⻔!」

冯庆!

我们瞪⼤了眼睛。

「别听他的!快跑!跑!跑……啊啊……」

⻔外有东⻄坠地的闷响。

之后⼜失去了动静。

「怎么办……」

「怎么办……」

「怎么办怎么办,怎么不开⻔……」

「开⻔开⻔开⻔开⻔开⻔……」

惊恐的我们相互对视,发现没⼈张嘴。

但是,但是我们都听到了!

有⼈在⽿边说话。

刚刚就是这个声⾳。

低语。

犹如⼈⼯智能初步合成⼈类语⾔⼀样。

从慢慢的混乱声⾳逐渐变成了清晰的字句。

「开⻔,开⻔,开⻔,开⻔……」

「开⻔,开⻔,开⻔。」

别说了,别说了,别说了。

我捂住⽿朵,但是那声⾳好像在脑⼦⾥⼀样隔绝不住,如同爆炸之后⽿鸣,尖

锐得让⼈头晕⽬眩。

袁寿突然从床边跳起来疯狂扒橱⼦。

「彭!」的⼀声。

橱⼦应声⽽倒。

他似乎在叫喊什么,我看⻅徐昌抓住了他的⼿臂。

不要开⻔。

我踉踉跄跄地过去,薅住他的⾐服。

杨若紧随其后抱住了他的腿。

不要开⻔。

等到第⼆天醒来,我躺在床上。

⾬停了。

是被⼀群⻦叫声惊醒的。

那种⼭林之中乌鹊四起的,群⻦的声⾳。

对了,我怎么躺回来的。

我不记得。

袁寿……冯庆……..

袁寿……

我艰难的翻身,觉得浑身都疼。

袁寿还躺在床上,似乎睡着了。

我拿起⼿机,时间是 2:06。

宿舍⾥很安静,能听到⼤家均匀的呼吸声。

如果不是李晓涛和冯庆的床空了,我甚⾄昨天经历的⼀切都是梦。

对了,还有,还有那个纸条。

纸条呢?

地上除了⼀个倒下的铁⽪橱⼦之外,没有任何东⻄。

【限期⼀⽇】

今晚?

第三晚。

有的时候我不禁在想,为什么把我们留在这⾥,⽬的是什么。在我,我们,⼀伙毫⽆相关的学⽣身上,⼜有什么所图呢。

为什么是我们。

但很显然找到这个根源没有⽤。

当务之急,熬过去,离开。

27、

2:20 分。

⼤家决定⼀起去找宿管。

「你昨天,怎么回事?」

徐昌问袁寿。

袁寿避开徐昌的眼神,没有回答。

「是啊,怎么回事?」

我和杨若也问他。

他只是冲我们摇了摇头,还是不说话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。

袁寿似乎⼀直在拿眼⻆余光瞥徐昌。

甚⾄很在意徐昌的表情。

楼道⾥的声控灯似乎好了。

⾛在亮处的感觉真好啊。

「嗒、嗒、嗒。」

是…..脚步声?

「嗒,嗒,嗒。」

从楼下传来的。

我们站在⼆楼⾄三楼的楼梯间,不敢再动了,只是仔细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声控灯还亮着。

应该没问题。

「查寝」的⼈出来的时候,不是都灭了吗。

脚步声停住了。

我们⼤着胆⼦透过楼梯扶⼿之间的缝隙向下探看。

隐隐约约可以看⻅⼈的轮廓。

那⼈影好像……也在抬头看着我们。

跑似乎都不知道该怎么拔腿。

是谁啊,那是谁啊!

但是紧接着,那个⼈先开⼝了。

「你们……要找宿管吗?」

「…….」

「是吗?」

他往上⾛了两步。

「我是宿管,我在巡夜。」

我们还是没有回答。

就这样愣着,他似乎⼜往上⾛了两步。

「啪。」

声控灯灭了。

就在那⼀瞬间,⿊影⾥出现了两点红光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第⼀声⼤叫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,我只记得我们在惊恐的叫喊中往回跑。是狂

奔,狂奔回宿舍,然后「砰」的把⻔关上。

那团红光,让我想起来李晓涛拍回来的极度模糊的照⽚。

以及李晓涛的字条。

【有⼈会伪装宿管!!!!!!!!!】

红⾊和⽻⽑来分辨!

是什么,是什么东⻄在伪装宿管?!

战战兢兢了很久,但令⼈意外的是,⻔并没有被拍响。

按道理,查寝的这个时候应该⾛了。

如果群⾥发的公告是真的的话。

我们谁都不敢出去,也睡不着。

就这样⼀身冷汗的呆在闷热的屋⼦⾥。

好不容易迈出的第⼀步也被吓回来了。

杨若拿出⼿机习惯性滑动。

「好像,好像有信号了!!!!」

我们全都打开了⼿机。

果然,未发出未接收的消息全都回来了。

之前我们试过,给外⾯的⼈打电话。

但是没有⽤的,所有的通话都显示不在服务区。

这个地⽅好像⾃⼰独⽴成⼀个服务区⼀般。

「给宿管发消息吧。」

「好。」

我们给宿管发送了那个警告条⼦的事,以及⽿边的低语。

内容是我发的。

但在我在我发的时候,接到了袁寿的消息。

「能不能,能不能把这个信息也发给宿管。」

「先不要说。」

「昨天晚上我恍惚间看到徐昌床上有⼀团⿊⾊的东⻄,想仔细看清却发现那东

⻄扭过头来看我,是红⾊的眼睛。我吓坏了,跑到开⻔的那⾥想跑出去,但是

你们⼀拦我我就,我就不想开了,但是,徐昌,我不知道是不是,是不是我感

觉错了。」

「徐昌在按我的⼿。」

「就是…….就是,他胡乱摇晃我的⼿,想把⻔的插销打开。」

28、

这样呆下去,不是办法。

看⻅⼀脸⻛平浪静的徐昌和战战兢兢的袁寿,坚定了天亮之后去找宿管的想

法。

脑⼦⾥想过很多可能,但是瓦解出现在内部就很可怕。

正想着,宿管回信了。

【⼤致情况已了解】

【请确认以下⼏个问题】

【学校⾥有没有⽔塔?】

「没有。」

我回忆了⼀圈,不曾⻅过所谓的【⽔塔】。

【是否亲眼⻅过⿊⻦】

「没有。」

只是⻅过⽻⽑和听到过声⾳,但我不知道是不是⿊⻦留下的。

【校办公楼有⼏层】

「四层。」

这个我知道,我们专业课⽼师的办公室就在楼顶。

三分钟之后,宿管出现在了我们宿舍⻔⼝。

他礼貌的敲了两下⻔,推⻔⽽⼊。

⼀切都变得奇怪起来,我们明明插了⻔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如果你问我宿管⻓什么样⼦,我始终不能描述。

或许是因为他帽檐压的很低。

他拿了⼀些⿊乎乎的蛋放到桌⼦上。

但我打包票那绝对不是所谓的【鹌鹑蛋】。

他没有说别的,直接离开了。

说实话那⼀刻我真的怀疑宿管屁⽤也没得只能⾃⼰想办法。

但他后来给我发了消息。

【蛋是选择性⻝⽤的】

【宿管的玻璃】

我抱着⼿机,⼼⾥骂他为什么不把话说的更清楚⼀点。

「他说怎么办?」

徐昌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我身后。

他⽬光紧张警惕,完全跟我,我们⼀样。

「他说⻦蛋……选择性吃。」

我装作⾃然地把⼿机熄屏,对⼤家说。

所有⼈都盯着那⼏个⻦蛋发愣。

「要吃⼀块吃,要不吃都不吃。」

杨若的话打破了沉默。

「我们可以写个纸条,少数服从多数。」

「⾏。」

然后我们就拿着个纸条,攥着笔,⼀直到凌晨 4 点。

我想的实在是太多了。

但最终这些想法都不能给我⼀个决⼼。

可能有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冯庆这样的⼈来拍板,痛痛快快的说⼲或者不⼲。

5 点,天亮了。

决定:吃。

29、

令我意外的是,徐昌对吃不吃⽆所谓。

他甚⾄也没有⼀点反对或者拥戴。

袁寿也⼀样。

剥开蛋壳,咀嚼,吞咽。

没有变化,没有不适,⼝感跟鹌鹑蛋真的没有区别。

那么。

这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?

6 点。

我们困了。

应该去上课,但是我们困了。

不知道学校⽼师是怎么想的,但现在特殊时期,没⼈在意上课的点名了吧。

我宁可在屋⾥呆够这⼀天。

⼀直……

呆到晚上。

等等。

【宿管的玻璃】

那个建议⼜是怎么回事。

刚刚光考虑⻦蛋完全忘了思考。

【宿管的玻璃】

感觉情况不对在熄灯之前去其他宿舍,或者厕所隔间。

我想起来了。

宿管的意思,是去其他宿舍躲避,或者……隔间?

其他宿舍。

对啊,还有其他宿舍,我们怎么知道他们有没有受到类似的【不合格警告】?

或者,如果收到了,他们应该去哪⾥?

都去厕所隔间吗?

厕所隔间着不下吧,这么多⼈。

其他宿舍留下来的,必然不会开⻔。

开⻔的,现在怎么样还是个未知数。

这两天的打听,我们只知道有的宿舍有绿⾊标签。

我们从来没⻅过他们。

也不敢贸然进屋。

也没有听说过进去躲避的……

对了!

【⾛廊】!

我翻到那⼀条消息。

【⾛廊】

……………….

请就近进⼊有绿⾊贴纸的宿舍,呆在那⾥,但不要吃喝任何他们给的东⻄,不

要跟他们交流。他们提供的【⻦蛋】不能接受。

可以进。

迫不得的选择其实是有两种。

但这紧张⼜⾼兴的感觉并没持续多久。

我困了。

⼀股倦意袭来。

可能是睡得太少,太过提⼼吊胆的缘故。

我睡着了。

30、

再醒来,已经是中午。

我是被袁寿吓醒的。

⼀个⼤男⽣边抖边跟我说,徐昌死了。

「死了……….」

「徐昌死了!」

啊?!

我腾的从床上弹了起来。

起的太猛带着⼀阵眩晕。

我压着想吐的感觉⾛到他铺位旁。

徐昌在上铺。

杨若脸⾊惨⽩的坐在我床铺旁的地上。

他从我上铺看⻅的这⼀幕,想下来直接摔到了地上。

徐昌的脖⼦被捅开了⼀个⼤洞,⾎从上铺的缝隙⾥⼀滴⼀滴滴下来。

滴到袁寿的床上。

头顶的⻛扇吱嘎吱嘎的疯狂旋转,中午的⽇光照进来惨⽩。

我哇的⼀下吐了。

东⻄吃的很少,只有胃液和⼀些残渣。

「为什么……袁寿……..你⼲什么?!」

我捏住袁寿的肩膀。

我⼏乎可以肯定是他!

那东⻄有⼀百种⽅法让我们死或者消失,但不是这种!

「你什么意思!!」

袁寿也冲我吼。

「我什么意思?!别他妈跟我装!」

「你说!你说出来!」

「你!万⼀不是他!你怎么办?!」

「万⼀是他呢?!」

「所以说,是你杀了徐昌。」

我直视他的眼睛。

他不再出⾔反驳。

……….

直到杨若把我死死抱住,我才发觉我把袁寿揍得⿐⾎直流。

或许是来⾃怯懦之⼈的爆发。

或许是只有这个凶⼿是看的⻅摸得着势均⼒敌的。

「揍吧!我杀的!是我杀的!!!你打死我!来啊!」

袁寿还在吼。

上⾯的床板还滴着⾎。

下⾯是我俩扭打成⼀⽚。

「事已⾄此。」

杨若死死抱住我的后腰。

「冷静。」

「咱们…….就当,徐昌已经…..跟李晓涛冯庆⼀样了。」

杨若也知道那天晚上袁寿和徐昌的事。

光天化⽇之下,我⽣出⼀种⾯对未知都没有的⽆⼒感。

⼈疯了,能怎么办。

连着⽅⼨之地都出不去,谁⼜能来裁决。

我们就静默地呆着,只剩下扭打纠纷之后的喘息。

现在是下午 3 点。

31、

⽇头逐渐偏⻄,夜晚要来了。

最后⼀夜。

徐昌的⼫体被宿管拖到了阳台。

他就突然默默地出现在了⻔⼝,对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情绪,只是为我们关上

了⻔,拉严实了窗帘。

就在我们呆呆地看着他完成⼀系列动作要⾛的时候,袁寿突然不管不顾的拉住

了他的⼿腕。

宿管扭头。

「你,知道…..」

他瞥向阳台的⽅向。

宿管想把⼿抽出来。

袁寿死死地攥住。

「你就留这⾥!他们是不是不敢靠近你!」

「都抓住他啊!他在我们就很安全!!!!」

「你们愣着⼲什么?!」

就在他发疯⼀样的叫喊声中,我还是⾮常清晰地听⻅了宿管的⼀声冷笑。

袁寿紧攥着他⼿腕的⼿就被他轻轻弹开了。

袁寿甚⾄差点坐地上。

宿管更像个引导⼈。

不知道为什么我脑⼦⾥蹦出这种想法。

我总是觉得他应该是守护者。

但越往后越发现不对。

接下来更重要的是,晚上去哪⾥。

绿⾊贴纸寝室,还是厕所隔间。

我打算趁着天没⿊去⼀趟绿⾊贴纸寝室。

「⼀起。」

杨若站起来,示意袁寿也跟着。

我不能理解杨若为什么这么包容袁寿。

他难道不怕背后灭⼝吗?

说不定他在你⾛前⾯的时候就在想⽤⼑⼦捅你哪⾥。

袁寿沉着脸,翻眼看我。

「⾛吧,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。」

杨若拍拍我们两个的肩膀。

我们三个,两个正常⼈和⼀个情绪多次崩溃的⼈,去了绿⾊贴纸寝室。

今天我们才敢认真观察,那些空了的,或者绿⾊红⾊的寝室。

之前都不敢与那些⼈对视。

空寝室⻔窗⼤开,⼀尘不染。

屋⼦⾥除了床板床架⼦,没有任何东⻄,⽽两天前还是我们同专业的学⽣宿

舍,吵吵闹闹。

还是没敢进去。

我们这⼀层,截⾄今天下午我们逛的时候,空寝室 3 间,红寝室 2 间,绿⾊寝

室 11 间。

之前未曾发觉。

为什么这么多绿⾊寝室?!

他们都接受了检查吗?

⽽且……合格?

合格意味着什么?

他们……还是不是我的同学了?

后背的凉意逐渐升起。

⼀起对抗未知的恐惧,当属其中早有⼈倒⼽。

32、

在⼀番犹豫之下,我们终于⿎起勇⽓敲开了⼀间平时⽐较相熟的⼈的宿舍。

他们宿舍是绿⾊贴纸。

「欸?咋啦?」

⻔⼝开⻔的那个同学⼀脸笑容。

「听说你们合格了?」

我指着那个绿⾊贴纸。

「是啊。也不⽤担⼼查寝了。」

他示意我们进⻔。

我们三个挪着进去的。

屋⾥ 6 个⼈,⼀个也不少。

他们有看着我们,带着好奇的样⼦。

「额,怎么,怎么查的,就,合格了?」

「按照学校要求啊。」

那个同学还是笑。

屋⾥⽓氛很诡异。

就只有那个同学跟我们说话,其他的⼈都坐起来,盯着我们看,也不说话,只

是看着。

「那…….那查寝的,他们,他们,嗯,怎么样,严吗?」

杨若问。

「还可以,他们很和善啦。」

「那…..具体,他们你们认识吗?有⻅过领导吗?」

「不认识,但是还好,好像还没⻅过领导。」

「啊,对了,其中⼀个⻓了眼睛和⼀个嘴。很眼熟。」

如果不是特殊时期,我觉得他在讲笑话,开玩笑。

但是。

但是他好像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。

我也根本笑不出来。

尤其是看他那副突然想起什么的认真样⼦。

那个同学已经转身从桌上的盒⼦⾥拿出了⼏个【⻦蛋】。

「中午⻝堂买的,可好吃,快尝尝!」

那⻦蛋跟宿管拿来的不⼀样。

是半裂开的,有点和⽑蛋类似,⾥⾯似乎有未成形的胚胎⼀般。

我打赌那不是蛋⻩。

不要吃喝任何他们给的东⻄,不要跟他们交流。

他们提供的【⻦蛋】不能接受。

我猛地想起来这个【规则】。

我靠,已经…..跟他们说话了。

说到⻦蛋,他们宿舍另外五个⼈都⻬刷刷地盯住了我们。

眼神⾥写满了「吃下去。」

我赶紧推脱,离开了他们的宿舍。

在离开关⻔的那⼀瞬间,我看⻅垃圾篓⾥的⻧煮暗红⾊汤汁就在塑料袋⾥。

「我们,是不是,已经打破了…..其中⼀项规则。」

袁寿突然说。

「⽩天呢,应该没事,总之也问了,要不……多问⼏个。」

杨若看向我。

「我倾向于直接去厕所隔间。」

我表达了⽴场。

很危险,再去打探很危险。

33、

最后的最后。

去了⼏个绿⾊宿舍,他们都⽤了不同的⽅式希望我们吃下⻦蛋。

最离谱的是,其中⼀个死⽓沉沉的宿舍,给我的⼀杯⽔⾥,就浮着那颗蛋。

⼏乎是⼀颗胚胎,在⾥⾯浮浮沉沉。

他们宿舍是第⼀天就迎检的宿舍。

我们听到「进来」的声⾳之后,进去。

⾥⾯的六个⼈就陆陆续续缓缓抬起头。

盯着我们。

⾯⽆表情。

过了⼀分钟,有个⼈下床为我们倒了刚刚那个⽔。

我们⼏乎是逃也似地出了⻔。

还是,还是去厕所隔间吧。

隔间不⼀定安全,但好⽍就只有⾃⼰。

现在是下午 5 点半。

34、

我们不知道有多少⼈今晚选择了隔间。

但是我们学校那个破厕所是真的提不起让⼈在⾥⾯久呆的欲望。

犹豫到了 8 点。

我们甚⾄带了⽔果⼑和球拍⼦。

能抡的都带着了。

想到那个不能往下看的坑位,我们甚⾄把橱⼦⻔卸了铺上挡住。

只要熬过今夜,⽴刻,⻢上,离开这⾥!

连夜回家。

这个学校我不读了!

回家……

复读……

总之……不回来。

永远不回来。

【厕所隔间须知】

不要抬头向上看,不要拍摄。

不要⽤⼿机或者任何可拍摄的设备拍摄⻔缝下,天花板。

不要打开任何照明设备。

尤其是不要⽤照明设备照射厕所的下⽔⼝。

不要与⾃称是来⾃其他隔间的⼈交流。

不要打开隔间的⻔。

如果冲⽔发⽣堵塞,不要向下看。

我们抱着⼀堆东⻄进了⼀个空隔间。

隔间剩的不多了。

有的⼩隔间⾥挤了四个⼈。

⽽且我们不敢分开。

剩下⼏个隔间中我们选了⼀个最靠边的。

因为通着下⽔管,这个隔间相对宽⼀点出来。

就是那扇花玻璃让⼈觉得没什么安全感。

但没别的了。

布置好⼀切,我们静静等着时间到。

此时厕所的脏臭都不值⼀提。

最后⼀晚了。

35、

随着灯熄灭,查寝⼈的脚步声⼜开始在⾛廊⾥回荡。

在厕所隔间⾥的我甚⾄希望他们拍⻔的时间更⻓⼀些。

但是停⽌了。

拍⻔以及叫喊声不到⼀个⼩时就停⽌了。

整个楼层似乎都陷⼊了死寂。

这个时候才是最煎熬的地⽅。

我很清楚地知道⼀切不可能结束。

但是⼜不知道未来会发⽣什么。

我们三个⼈对视,谁都能看出对⽅眼睛⾥的焦虑。

感觉等了很久,⼀看⼿表才过去半个⼩时。

还是没有动静。

我们也不敢动。

只能僵直着身⼦依着隔间⻔板。

⼜过了半个⼩时。

仍然安静⽆声。

我靠着管道,杨若倚着隔间,袁寿倚着墙。

就在杨若和袁寿同时瞪⼤眼睛的时候,我就明⽩了。

他们⼀定是从我背后的窗户看到了什么。

窗户上贴了磨砂的窗户纸,看不清外⾯。

我侧过身,贴在玻璃上。

这⼏天⼀直没注意,原来晚上的⽉亮是这么亮。

⽉亮。

我不由⾃主的抬了⼀下头,被⼀旁的袁寿⼀把按住脑袋。

【不要抬头向上看】

我们都知道那条规则。

我深呼吸⼀⼝,闭了闭眼,⼜继续向窗外看去。

模模糊糊地能看到,楼下有东⻄。

学校的林荫道上,有⼀队⼀队的⿊影。

他们聚在⼀起往办公楼⽅向移动。

那是什么?

我回头向他们皱了皱眉头,示意我不知道。

杨若⼩⼼翼翼地跨过来,袁寿也凑了过来。

「喀喀喀…..喀喀喀………..」

我瞪了⼀眼袁寿。

那意思别没事咯噔那个⽊板。

袁寿⼀脑袋懵地看着我。

「喀喀喀…..喀喀喀………..」

我皱眉。

「喀喀喀…..喀喀喀………..」

我踢了袁寿⼀脚。

杨若突然扒着我差点滑到地上。

他惊恐地示意我们看脚下。

⽊板被顶的「喀喀喀」直响。

有什么,在⽊板下⾯。

想要出来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杨若和袁寿凑过来踩住了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
袁寿吓得张着嘴,发出「啊啊啊」的⽓⾳。

那种窒息、压抑的⽓⾳。

我们三个不知道该怎么办,跑也不敢,动也不敢动,⽣怕撤腿就有什么出来。

那块⽊板抖动地越来越厉害。

紧接着,⻔被⼈从外⾯拉了⼀下,发出⼀声闷响。

有东⻄,在外⾯拽⻔。

我们能看到厕所⻔销受到了向外拉扯的⼒。

窗外可以透进来的⼀点亮光。

借着光,我们发现外⾯的东⻄,没有透进来的影⼦。

⻔板和⽊板似乎在呼应⼀样。

就想拼命进来。

这时,有⼈轻轻敲隔间的⻔。

他⼀开始说的话我们没有听清,后来就慢慢变得清晰⼀点了。

「你们那⾥发⽣什么事了。」

「能回答我吗?」

「要帮忙吗?」

「是不是有东⻄在拽⻔?我看到有东⻄从上⾯钻进去了。」

「你们真的还好吗?」

【不要与⾃称是来⾃其他隔间的⼈交流。】

【不要抬头向上看。】

「有⼈吗?」

「隔间上⽅是不是有东⻄啊,你们上⾯,有东⻄,想进去。」

对⾯越说,我们越把头埋得更低。

⽊板已经不抖动了。

有液体渗了⼀点出来。

⻔隔段时间就有东⻄拽⼀下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有⼀⽚⽻⽑飘了下来。

是⿊⾊的⽻⽑。

晚上临近 12 点,整个楼⾥突然响起了那种⻛呼啸的声⾳。

明明没有⻛。

我们宿舍楼夏天⼜闷⼜热,筒⼦楼双⾯,通⻛最差了。

那种呼啸的呜咽从那⾥来?!

我们躲在厕所隔间⾥。

屏住呼吸。

有什么东⻄要来了。

窗户被打的劈⾥啪啦响。

下⾬了。

⼤暴⾬⼜开始了。

⽉亮在当空挂着,显得⼗分诡异。

………

等等。

等等!

不对,那不是⽉亮。

这个时间⽉亮不可能在那个位置。

⽽且,刚刚它就在那⾥,现在⼀直没动地⽅。

它属于不远处的⼀栋建筑,散发着⽩光。

由于贴着磨砂窗户纸,没法看到全貌,但是那个建筑的顶端还是很眼熟。

那是………

【⽔塔】

36、

【学校⾥有没有⽔塔?】

「没有。」

我想起了我和宿管对话。

他为什么要这样问我?

宿管到底知道多少东⻄?

还没等我继续想下去,宿舍楼道⾥传来了开⻔的声⾳。

有⼈出来了。

紧接着,⼀个⼜⼀个。

可以听得⻅很多⼈⼈陆陆续续的在⾛廊活动,低语。

那⻛的声⾳逐渐被掩盖。

⼜有⼈开始拽⻔了。

我们闷着头,⼀动不敢动。

腿真的都⽊了。

已经站了四个⼩时,最安全的是等到太阳升起。

外⾯⾬势未减。

⻔被拽得颤动。

在⽆尽的煎熬⾥我们除了攥紧⼿⾥家伙别⽆他法。

熬过这⼀夜。

我安慰⾃⼰。

很快,就能逃出这个地⽅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外⾯的嘈杂声渐渐⼩了⼀点。

等到两点,⼀切仿佛都被按了暂停键。

所有的声⾳都消失了。

我们三个⼈⾯⾯相觑。

【查寝两点结束】

是不是意味着,从现在开始我们安全了!

「我们……..能出去了……..吗?」

我哑着嗓⼦问。

杨若和袁寿点头。

那块⽊板也没了动静,我们缓缓地挪开了脚。

悄悄打开了⼀条⻔缝往外探看。

并⽆异常。

我们⼤着胆⼦把全部的⻔敞开,发现有的厕所隔间已经敞开了,⾥⾯没⼈,有

的跟我们⼀样刚刚出来,有的还继续紧闭着。

决定出来的⼈加上我们有 9 个。

9 个⼈在厕所⾥⼏乎转不开身。

随着⼀点点往外移动,逐渐能看⻅⾛廊,虽然声控灯亮了,但光线依然很昏

暗。

「啊啊啊啊!」

⾛在前⾯的⼀个同学⼤叫起来,扭头就往隔间⾥跑。

其他后⾯的⼈也不管发⽣了什么,跟着⼀起边喊边往隔间跑,以最快的速度锁

上了⻔。

「怎么了?」

「怎么回事?」

「⻤,有⻤!」

「什么情况?!已经两点了!」

我们虽然这么说,但是突然想起来昨晚我们去找宿管的经历。

有什么的东⻄会在两点之后出来。

但他显然没有查寝时间出现的东⻄那么强⼤。

因为出声不会引发问题,光亮也可以驱散他。

「我只看到⼀个红⾊眼睛的影⼦在地上,趴着,好像在吃什么。」

「我⼀出来他就抬起头来了,他看到我了,他⼀定看到我了!」

厕所⾥⾯的幸存者开始交谈。

我问他们有没有注意过【⽔塔】。

他们都说没注意过。

也是,到了晚上都拉窗帘拉的这么死,根本不知道外⾯有什么。

有⼈说要看看,但张望了半天告诉我说没有。

我正冒冷汗,突然他们有⼈说⾃⼰去过【办公楼六楼】。

明明是顶楼却特阴特暗,让⼈感觉浑身发冷不舒服,他匆匆去了指定办公室送

⽂件赶紧跑了。

这⼜意味着什么啊。

我还想再继续想下去,但可能是过于紧绷的神经放松了⼀下,加上站了这么久。

再醒来已经是第⼆天清晨了。

我们真的,可以离开了吗?

37、

清晨的阳光照厕所隔间,⾬停了。

我睁开眼睛,下意识将⽬光落到⻔上,但⼜想到没事了,可以抬头。

我转动发酸的脖⼦,环视四周。

袁寿和杨若都不⻅了。

袁寿呢?

我后背窜起⼀阵凉意。

怎么能这样睡着了。

⼈的威胁同样重要,万⼀袁寿想杀⼈灭⼝,第⼀个死的就是我。

那么袁寿呢,他⼈呢?!杨若⼜在哪⾥?!

要提防他,提防他。

他有可能逃跑了,有可能出去设圈套,有可能………

徐昌,徐昌的⼫体!

我冲出隔间,奔向寝室。

刚刚出⽔房,我愣住了。

⾛廊⾥的⼈熙熙攘攘说说笑笑,⼀副⾮常轻松的样⼦。

很⽇常。

就如同什么事都没发⽣。

⽽且,那是 307 的⼈!他们出现了!

还有,还有那些绿⾊贴纸宿舍的⼈,他们神⾊很正常!

他妈的,怎么回事?!

怎么回事!!!!

⼀切都很正常,只有我⼀身脏臭从隔间⾥跑出来。

怎么回事?!

我呆呆地站在原地,直到杨若拍了我⼀下。

我像看⻅救命稻草⼀样紧紧抓住他,⼏乎吼叫着问他,「怎么回事?!」

「什么怎么回事?」

他⼀脸茫然,身上⼲⼲净净。

「昨天晚上,不,前两天晚上,查寝!」

对了,⼿机,⼿机。

我翻出⼿机往上划给他看。

没有………

都没有,都没有了!

怎么会……

没有……

等等?!

最新⽇期,今天,怎么会是三天前的⽇期!

怎么会?!

我攥着⼿机,⼜发疯似的冲回隔间。

没错,隔间⾥还有⼀⼤堆东⻄,还有⼀块板⼦,这些东⻄总得说得过去吧!说的过去吧?!

我给杨若看那些东⻄。

杨若皱着眉头看我。

「你是不是撞邪了?」

「没有!妈的!你说我昨天晚上⼲什么去了?!」

「你⾃⼰说要去厕所搞什么冒险。」

我要崩溃了。

看着那⼀地东⻄,想吼叫,想砸⻔。

「我神经病啊去厕所冒险!!」

「你不会真撞邪了吧?」

杨若拉住我的⼿脖,「你吃饭了吗?快上课了,⾛吧⾛吧,真疯啦?」

我被他迷迷糊糊地拉回宿舍。

李晓涛、袁寿、冯庆都在屋⾥。

我瞪⼤眼睛,呼吸越来越急促,汗也越冒越多。

不可能。

不可能。

怎么可能?!

对了,徐昌!

「徐昌呢!」

「他不是早就休学了吗?」李晓涛歪了歪头。

「你昨天晚上窜稀窜傻了?」

袁寿问。

「咋样?校医务室的那伙⽠⽪不管⽤,咱出去看看?」

然后冯庆就和其他⼈痛骂校医务室的不作为。

上次输葡萄糖发现过期了三天。

我脑⽠⼦嗡嗡的。

屋⼦⾥的陈设还是那些陈设,就连我们那天堵⻔的橱⼦都没变位置。

那张上下铺还在阳台上。

他们却习以为常。

他们说⼀切正常。

我疯了吗?

我⾃⼰在厕所⾥呆了⼀夜吗?

宿管,宿管!!!!

我转身⻜奔下楼。

「怎么回事!」

我⼀把把宿管从被窝⾥薅起来。

「啊啊啊啊………」

现在我才看清他的脸,是个⽼头。

「⼲什么?!神经病吧#%&&%¥#¥%&…&*」

后⾯是夹杂着当地⽅⾔的骂⼈话。

不是他。

我松开⼿,扭头就开始翻宿管的抽屉。

「#%&&%¥#¥%&…&*⺾,你⼲什么,导员谁,哪个系的?!」

「CNM 闭嘴⼤ SB,别烦⽼⼦!!!」

我抓起抽屉⾥翻到的⽔果⼑,指着他。

也许是我红着眼睛拿⼑的样⼦太恐怖,他噤声了。

没有。

没有。

宿管已经开始给校保卫处打电话了。

我踹开宿管上锁的柜⼦⻔。

没有。

没有。

什么也……..

有了!

我在底层的隔板地下摸出⼀张纸的⼀⻆。

被⼈撕过的⼀部分。

我认出那是那份旧的【宿管守则】。

这时,校保卫科的来了。

⼏个壮汉先下了我的⼑,把我从那个屋⼦⾥拖了出去。

我攥着那半张纸,塞进了兜⾥。

令我惊喜的是,被带来的⼈不⽌我⼀个。

那是如同最后⼀根救命稻草般的存在。

他们有的⼤闹宿管,有的⼤闹辅导员,有的甚⾄直接踹开了院⻓办公室的⻔。

当着这么多⼈的⾯,我还带着⼀丝戒⼼。

我没有拿出那个残⽚。

只是看着学校⾥的⼀个什么负责⼈怒⽓冲冲的打电话。

但是话筒那头漏出的声⾳却并不着急。

甚⾄不慌不忙。

「开除吧。」

漏出来的声⾳不⼤,但是我们都听⻅了。

刚刚还怒⽓冲冲的负责⼈⼀愣。

「开除?」

他瞥了我们⼀眼。

「等等,开除?」

38、

我被开除了。

在劝说室友⽆果之后,⼏近癫狂的我连⾏李都没带⼏件便跑出了校⻔。

没有挡板没有鸿沟,⼀⽚坦途。

有很多疑问没有答案,但那有什么,我⼜不是救世主。

不需要解释,不需要探究,⻅⻤去吧。

关键我说了也没⼈信。

路上还有⼏个同学拦⻋,我们逃也似的到了⻋站,选择了最近时间的⽕⻋。

去任何⼀个地⽅,离开这⾥,然后改道回家。

在⽕⻋上,我们坐的很近,但没⼈说话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抛弃室友的愧怍⼀直缠绕着我。

但是。

我已经做不到了。

其实我也很想问现在跟我坐在⼀起的⼈⼀些事情。

他们有什么经历,⼜是怎么逃脱的。

和他们在⼀起的⼈,⼜怎么样了。

以及,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为什么。

时间都变得不⼀样。

能控制时间的东⻄,到底是…….

怎样的存在。

为什么只有极少数的⼈没变化。

逃出来的就只有这⼏个⼈吗?

是不是还有⼈,想我⼀样的⼈留在学校⾥。

⽽且,死在袁寿⼿⾥的徐昌真真切切的消失了。

我逃跑了。

永远也找不到真相。

那些事情成了在场所有⼈不想提及的过去。

39、

那张纸我拿着,⼀直没扔,但也没看。

它⼀直夹在我的⼀本书⾥,从来没有动过。

说实话我没有勇⽓打开它。

后来我复读上了另⼀所⼤学。

原来的室友同学,也逐渐失去联系。

我以为⼀切都会回归正轨。

⼀切的事情都将与我⽆关。

只要我不去想。

我这样安慰⾃⼰。

但是,每次噩梦,我都是在那个地⽅逃不出去。

我⼀直记得这件事。

得知真相的意义到底是什么,我现在都说不清。

研究⽣毕业之后,我去参加了招聘。

我去了那个学校,要从⽼师的⻆度解开这个迷。

这样的话,是不是就能得到更多的【规则】。

40、

【宿管守则·旧(部分)】

【⽔电电话:*****】

【保卫科电话:*******】

【作为宿管要保证学⽣安全,宿舍熄灯时间是⼗点半,熄灯之后及时关闭宿舍楼⻔】

晚归学⽣请让其出示学⽣卡和学⽣证。

领导不会在夜间巡视宿舍。

学⽣会没有夜间查寝的安排。

⼀定要确认清楚证件,如⽆证件,不要开⻔,并第⼀时间与保卫科联系。

不要擅⾃⾏动,后果⾃负。

【熄灯之后,宿管要及时进⾏巡夜,巡夜时间为晚⼗⼀点,早五点。】

在巡夜过程中,检查厕所隔间⻔是否完好。

⽆视巡夜过程中出现的【⿊⻦】。

不要驱赶招惹【⿊⻦】,后果⾃负。

夜间巡视时重点关注是否有宿舍⻔上粘贴彩⾊字条,如果有,⽴刻给\

【夜间在楼体的任何地⽅看到⿊影或红光,不要担⼼\

【本宿舍楼建于 60 年代,难免设备⽼化发出怪声。如果学⽣

【如听到⾼跟鞋的声⾳,不

【突发情况】

如果有学⽣突然头晕恶⼼,直接送⾄校医务室。

不要让任何突然出现身体问题的学⽣在宿管值班室逗留。

任何学⽣在宿管值班室逗留时间不得超过 10 分钟。

如有学⽣执意不肯离开,打保卫科电话。

我校没有⻧煮店。

如发现宿舍楼垃圾桶内出现⻧煮餐盒,第⼀时间通知保卫科。

如发现有学⽣意外坠楼,取⾎送⾄校医务室。

我捏着那残破的宿管旧规,深吸⼀⼝⽓,回到了当年逃离的地⽅。

41、

原来的那个学校并没有变多少。

我进去也没有特殊的感觉。

所有的⼀切都正常。

直到我在花坛边上碰到⼀个很眼熟的⼈。

那个⼈弯着腰,正在烈⽇下打理草坪。

好眼熟,这谁啊。

我皱了皱眉头,朝着办公楼的⽅向继续⾛。

「出示⼀下证件。」

⻔岗拦住我。

「您好,我是来应聘的。」

我拿出我的证件,在他递过来的本⼦上登记。

他接过证件,看了看。

「怎么了?」

「没什么。」

⻔岗抬头端详着我,「你是不是之前 XX 系的。」

「啊,嗯,对对对。」

我这才仔细看他。

这…这个⼈也很眼熟。

「您……是?」

我想起来了!

他是当年其中⼀个红⾊宿舍的!

外⾯那个也是!

怎么可能?!

红⾊宿舍,不应该,也会这样吗?

他们,也会遵循这样的规律吗?

「你们……为什么?」

「这不,你也回来了。」

他微笑着对我说。

「总归会回来的。」

「报道点在五楼哦。」

42、

被丢弃在⻆落的——

【宿管守则·新】

【保证⾃⼰的安全】

学⽣不⼀定是学⽣。

学⽣不安全。

保证⾃⼰的安全才能保护学⽣。

取消宿舍巡夜,禁闭⻔窗,拉紧窗帘。

带好帽⼦。

多买【⻦蛋】。

【关于查寝】

查寝期间任何超出你认知的东⻄出现都是正常的,请⽆视。

旧规相关⽆视。

10 点之后不要再⾛动,配合查寝⼈员查寝。

12 点之后驱逐残秽。

使⽤最新配发的驱逐器。

不要⽤该驱逐器驱逐其他任何东⻄。

【学⽣】

学⽣如果出现任何打砸宿管值班室、歇斯底⾥、暴⼒倾向、污⾔秽语。

可以理解。

留意但不要有⾏动。

发⽣任何突发状况都不必处理或者只需协助处理。

保证⾃⼰的安全。

才能保证学⽣的安全。

每⽇查寝结束后记得给医务室通报学⽣情况。

【提问】

为了证明正常,当学⽣求助时,请按照【附件】内容选择性提问。

【⾁类放到阳台】

⾁都会通过阳台。

不知道怎么处理的,⾁类,阳台。

不要杂物,不要植物。

植物⼝感太差。

【⻦蛋】

学⽣中出现了解决不了的情绪问题,给他们【⻦蛋】。

后续再出现问题与宿管⽆关。

基本不会出现问题。

坚持到查寝结束。

没有问题。

以上新规查寝期间适⽤。

43、

【保卫科⼯作准则】

保卫科⼯作⼈员的⼯作即维护校园安全,消除校园安全隐患。

威胁校园安全的主要来源有:

【狂躁的学⽣】

判断⽅式主要来⾃于宿管、辅导员、教师的来电。

遇到此种情况第⼀时间带离,于办公楼四楼询问校领导意⻅。

【⻧煮】

⻧煮易变质引发⻝品安全隐患。

没有经过校领导通知不会开店,⼀经发现,⽴刻销毁,查出源头

来历不明要先标记⼤概位置。

【⿊⻦】

⿊⻦传播疾病。

看到请⽤专⻔配发的⻦类驱逐器驱逐。

⻦类驱逐器不要外借,不要对外展示。

保卫科专⽤。

【残秽】

我校没有熄灯之后查寝的相关规定。

残秽会在校园内游荡。

残秽尾随⿊⻦。

驱逐⿊⻦之后留意附近是否有残秽。

消除残秽,⼀次 500 奖⾦。

⻦类驱逐器即可消除残秽。

【⻦类驱逐器定时定点存取】

晚 10 点⾄凌晨 6 点于办公楼六楼杂物室领取。

凌晨 6 点⾄晚 10 点于⽔塔⼀层存放。

注意!

【不要进宿舍楼内部驱逐⿊⻦!!!!!】

【不要进⼊宿舍楼内部消灭残秽!!!!】

44、

【教师⼯作准则·附加】

【教师应关⼼学⽣的⼼理精神状态】

歇斯底⾥、暴⼒倾向、污⾔秽语严重的,及时给保卫科打电话。

但查寝期间只需容忍即可。

【查寝期间学⽣缺课可以理解】

是正常现象。

【教师夜间不要在教学楼逗留】

晚上有选修的⽼师上完课⽴刻乘坐校园⼤巴离开校园。

实验室使⽤尽量不要占⽤晚上的时间。

如果⼀定要⽤实验室请在 9 点之前结束。

确保⾃⼰能赶上校园⼤巴回市区。

【如果有学⽣求助任何关于宿舍的事,直接打电话给保卫科】

不要做任何多余的事。

本校如有毕业⽣回校任教的,可以申请夜间的教师宿舍资格。

教师宿舍在办公楼五楼。

房间有限,把房间留给需要的⼈。

【⻝堂⼯作⼈员⼯作准则·附加】

【⻝堂送货⼈员送来的⻝材都是可⻝⽤的】

【红卡是学校⾥为⼤⼒扶持困难学⽣发放的】

要充分尊重家庭贫困同学的隐私。

如果有⼈使⽤红卡,不要多问,学校为其专⻔准备了⻧煮,直接拿出来给出去即可。

如果有其他学⽣问红卡来历,不要回答,尊重家庭贫困同学的隐私。

有⻧煮窗⼝开放的时候向他⼈多推荐,照顾勤⼯俭学学⽣。

学校对此提供补贴。

【医务室⼯作准则·附加】

宿管送来的⾎液样本要及时分析处理——按照【准则】的提示进⾏。

收到宿管的通报学⽣状况后,根据状况检查⻦蛋的库存数量。

收治的学⽣要及时处理。

给药⽅式按照新配发的【准则】即可。

【遵守准则的⼀切⾏为规范,因为真正的医⽣就是这样做的】

准则的很多治疗⽅式以及处理措施都是正确的。

作为本校医⽣应该学习。

未考取医疗相关资格证书的医⽣及时向学校报名。

45、

【校领导守则·附件】

作为校领导要注重上级迎检——【查寝】

查寝是⼀项⾮常重要的⼯作,在作为校领导的职业⽣涯中总会出现。

要配合查寝。

查寝室体现本校学⽣⽣活⻛貌的最佳⽅式,也是评优评先的⼀项重要内容。

要配合查寝。

【⽔塔】

我校⽔塔是建校之前的⽂化建筑,采⽤了特殊的外观设计以及建造材料。

⽔塔⾼且危险,不要让学⽣攀登⽔塔。

⽔塔如果发出异响,是年久失修导致。

⽔塔的亮光是⼀⼤设计特⾊,不必在意。

【办公楼】

办公楼共有六层。

校领导的常驻办公室在四楼。

休息室在五楼。

五楼休息室安装刷脸设备。

请按时休息,保证身体健康。

⼯作过久会产⽣身体不适,及时在五楼休息室按摩放松。

上级检查⼈员到来时务必安置在六楼。

上级检查⼈员偶尔会叫正常的学⽣去询问情况。

不必在意。

【餐饮】

本着勤俭节约,不铺张浪费的理念。

我校领导的饮⻝成份派发。

请及时去⻝堂领取。

但不要⻝⽤⻦蛋。

⻦蛋是给学⽣准备的营养餐。

禁⽌私⾃⻝⽤⻦蛋,⼀经举报免除职务。

学⽣的处置⼯作前⾯都有了详细规定。

我校为学⽣提供了相当多的就业机会,⼈才回收。

我校学⽣怀着对⺟校的热爱以及回报⺟校的⼼情,

他们⼀定会回来。

做好优先录取我校毕业⽣的⼯作。

46、

⼀晃好⼏年过去,这个学校除了我认识的熟⼈越来越多之外,没有其他的异样。

让⼈忍不住怀疑现实与梦境。

是不是我发疯。

将近第⼗个年头的时候,发⽣了⼀件事,那件事告诉我,当年的噩梦或将再临。

因为学校的问题,我⼀直坚持在学校住着。

晚上被迫回到宿舍。

如果你上课拖延,晚上学校会断电,保安会撵⼈。

我每次跟保安交涉,他们那过分⿊的眼睛就会盯着你。

⼀⾔不发的拽⾛你。

但是后来学校真的没再发⽣过任何异动,学⽣精神状态⾮常好。

可能是我太过紧张,每次回到宿舍疲惫⾮常。

⼏乎是倒头就睡。

但唯独那天,报道百年⼀遇的⼤⾬,在积⽔的连⽇浸泡和冲刷下,有棵树连根倾倒。

正好树顶砸破了我宿舍的玻璃。

我被惊醒时,外⾯电闪雷鸣,⻛⾬交加。

跟那⼀夜这么像。

如同条件反射⼀般,鸡⽪疙瘩都起来了。

窗前⻜过⼀只⿊⻦,我下意识伸头望向外⾯。

窗户下⾯有⼀对红⾊的眼睛,在我伸头的同时缓缓抬起,望向了我。

「啊啊啊啊————!」

我吓得往后⼀仰,连滚带爬的往⻔外跑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」

我瘫坐在漆⿊的楼道⾥,刷脸机时不时地闪着绿光,还有休息室⾥按摩椅⾃带的蓝⾊幽光从⻔缝⾥渗出来。

除了这些,⼀⽚死寂。

其他宿舍⻔紧紧闭着,似乎没有⼈听到我的声⾳。

我拍⻔,疯狂拍离我最近的⻔。

直觉告诉我那个东⻄正在爬上来,说不定下⼀秒它就出现在了我的背后。

没⼈回应。

当我⼏乎绝望的时候,⾛廊的另⼀头响起了脚步声。

保卫科的⼈来了。

他们⼿⾥拿着我从未⻅过的东⻄。

「窗外!窗外!」

我的声⾳发抖。

「你看到了吗?」

⼀个保安把我搀扶起来,另⼀个保安径直⾛到了窗边。

「我不知道,眼睛……红光!」

正说着,只听⻅⼀声闷响,窗边⻜起来⼀捧⿊⾊⽻⽑。

「没事了。」

保卫科的另⼀位跟我说。

「回去睡觉吧。」

「⿊⻦?」

他们两个对视了⼀眼,没说话。

「是⿊⻦吗!?⿊⻦!」

「这是新的玻璃窗,我们给您安上。」

其中⼀个⼈岔开了话题,他⾃⼰搬玻璃进来了,全然不顾我的拉扯。

这也太快了。

我看着他们迅速的动作发愣。

趁他们不注意,我想悄悄留下⼀根散落的⽻⽑。

还没等我抓牢固,那⽻⽑就从根管处涣散成灰。

他们离开,给我带上了⻔。

我⾯对着⼀室狼藉,说不出的倦意。

好困……

等等……

为什么会困……

不对……

刚刚,为什么我那么使劲的喊⻔,就没有别⼈回应。

按理说那么⼤的动静,多多少少都会听⻅⼀些……

我强打精神抗拒不知道哪⾥来的困意,扑到了⻔⼝。

幸好,⻔没锁。

我扑出去,⼀头扎进楼道⾥。

喘了⼏⼝⽓,眼前才逐渐清明。

再回头看屋内,明晃晃的⽩炽灯不知道为什么让⼈不寒⽽栗。

我⼜想起了那年⾛在楼梯上的东⻄。

那双红⾊的眼睛,贪婪的盯着我们。

那不是⿊⻦,但是它也有⽻⽑。

那是什么……东⻄……

我努⼒回想他的轮廓,但始终是⼀团⽆形的⿊雾。⾛廊⾥的那个伪装宿管的⼈

也是⼀团影⼦。在宿舍时⻅过巨⼤的⿊⻦在啄窗户,跟现在这个完全不同。

到底……是什么。

等等……

保卫科怎么知道我这⾥发⽣了什么。

监控吗?

不对……

他们的反应过于迅速。

我爬起来,不敢再进屋。

那昏昏欲睡的感觉令⼈⼼慌。

对了。

很久之前,那时我们还在厕所隔间。

有⼀个同学说他去过六楼。

我看着已经到头的楼梯,那⾥依然什么也没有。

有或者⽆,不会存在第三种状态。抑或是我看到了,其实没有,或者有,但我没看到。

如果我迈上去呢?

47、

坠落,或许是另⼀个⽅向的攀登。

现在我站在⼀个似乎是主控室的地⽅。

⼀侧是密密麻麻巨⼤的⿊⻦。

另⼀侧是⼤⼩不⼀的光晕包裹着镜⼦⼀样的东⻄,也很庞⼤。

⿊⻦们顺着⾼耸的房顶安安静静地站着,⽤错落有致不恰当,但我脑⼦⾥只有这个词。因为中间让出来⼀个⾮常⼤的空间,像是排列好形状⼀样被⿊⻦围着。

我呆呆地望着那个空间。

有东⻄在那⾥。

我下意识感觉。

但这不是我能探寻的,我也来不及探寻就被惊呆了。

其中⼀个光圈缓缓撑⼤,拉出⼀个细⻓的影⼦。

还没来的及细看,那影⼦便不⻅了,光圈也慢慢闭合。

我不知道他出来了还是回去了。

但是⿊⻦们突然扑棱棱起⻜,围着我周围转。

当⼀只⿊⻦落在虚空之上的⼀刹那,我知道了。

那东⻄,在盯着我。

-END-